★本站公告★:如移动网络无法访问,请尝试更换其他网络,本站永久域名:http://mfav11.cc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色猫直播
1v1直播
约啪嫩模
护士小姐
萝莉破处
色情直播
嫩逼粉奶
人妻熟女
色情直播
必赢体育
棋牌美女
球赛直播
真人视讯
抢庄牛牛
开元棋牌
捕鱼电子
瓜分红包
彩金888元
站长热荐
免费约炮
在线指挥
同城约炮
视频自慰
语音叫床
丝袜美腿
网红直播
少妇在线
逢赌必赢
⚽️体育🏀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老虎机
💰领999元
存送5%🧧
澳门赌场
官方合营
真人视讯
美女棋牌
极速彩票
欧冠足球
电子游戏
瓜分红包
送431元
捕鱼达人
抢庄牛牛
德州扑克
彩票9.99
扎金花
天天返水
送999元
万人在线
彩金888元
GG体育
秒送888
站长推荐
大额无忧
欧洲杯
合作伙伴
捕鱼达人
百家乐
美女陪玩
在线视频
国产视频
AV解说
麻豆视频
中文字幕
伦理三级
女优系列
动漫视频
欧美系列
视频二区
女神学生
素人人妻
模特空姐
乱伦国产
国产探花
网红主播
明星换脸
TS人妖
视频三区
国产精品
无码专区
强奸乱伦
巨乳美乳
人妻熟女
萝莉少女
大秀视频
制服诱惑
激情图片
偷拍自拍
清纯唯美
制服丝袜
少妇熟女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动漫色图
综合色图
情色小说
都市言情
家庭乱伦
淫荡人妻
校园春色
武侠情色
两性知识
成人笑话
综合小说
官方约炮
🔥同城🔥
🔥上门🔥
🔥兼职🔥
🔥学生🔥
🔥全国🔥
🔥约炮🔥
🔥立即🔥
🔥预约🔥
约啪嫩模
直播大秀
野战直播
夫妻做爱
视频自慰
在线陪聊
淫荡空姐
主奴调教
免费约炮
威尼斯人
❤️电子🔥
❤️捕鱼🔥
❤️棋牌🔥
❤️视讯🔥
❤️体育🔥
棋牌放水
百万彩金
欧洲杯🔥
春药商城
迷情药水
无色无味
秒变荡妇
乖乖水
延时喷剂
皇帝油
出行必备
美女视讯
送365
天天返水
官方直营
智勇闯关
扑鱼达人
电子体育
以小博大
德州扑克
送999元
PG娱乐城
电子游戏
超高爆率
免费旋转
森林舞会
捕鱼达人
麻将胡了
赏金猎人
送999元
澳门金沙
J8S.COM
空降美女
二存二送
PG回馈
充值多少
即送多少
快速存取
送999元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小魔女日常

  第一章

弟弟,來操逼嗎

今天是週三,下午4點就早早的放了學,米曉艾瞅瞅還坐在課桌前抄書本的親弟弟,無奈的搖了搖頭。小自己10分鐘出生的弟弟眉頭緊蹙,奮力劃寫著中性筆,用力的在作業本上刻出一行行課文,仿佛跟本子有仇。

畢竟是上高中了,哪怕是高一,老師的要求也異常嚴苛,沒做作業理所當然會受到制裁。看著這個和自己九分相似的弟弟,米曉艾食指圈了圈自己及肩的秀發,裝了幾本書提上挎包就走出了教室。

「唉,我愚蠢的弟弟,不成器啊,作業本沒帶什麼的理由,怎麼可能會取得老師的諒解。」曉艾一個人走在回家路上,好像自言自語。她們家離學校很近,最多十幾分鐘的路,平時都靠十一路公車上下學。

想想這種緣由都假,高中老師帶過一屆屆的小屁孩,早就熬成精,早點承認補一份都比死扛著受罰要強。

知道弟弟那柔柔弱弱又倔強的性格,曉艾當然知道他說的是謊話,因為是她昨晚趁弟弟睡熟了把他的作業卷子偷了過來。還好自己的狗爬字和弟弟很相似,不然怎麼能有這種福利。

「遇到你這個雙胞胎姐姐,這孩子算是廢了。」一坨芒果大小,毛茸茸綠呼呼的團子悄悄的從米曉艾的挎包裡鑽了出來,兩顆紅寶石樣的眼珠子一眨眨的偷瞄著四周,像做賊一樣。

「明明是從小一起的雙胞胎,兩個人卻很少同路回家,米青小弟弟每天放學不是做掃除就是抄作業,你自己做的份全丟給弟弟。最慘的是連打掃女廁所的安排,你都讓他去!」青團子看見四周少行人,膽子也大了起來,就掛在挎包邊上裝吊飾。

女孩伸手抓住團子,用大拇指頂住這傢夥,把它攥進包裡使勁揉搓,「打抱不平,嗯哼?見義勇為,嗯哼?」拇指深陷入團子身體裡,用力的攪動摳挖著,「沒能耐別想當Jackchan啊,你個破東西成天吃我的用我的,屁用沒有還敢教我做事。」

「停,停……啊呵,太……太刺激了,不能再往裡頂了!」草團子的叫聲略略發尖細,綠油油的毛髮也在末端變得粉紅。

曉艾也怕被人聽見,四顧了下,沒人注意到這邊,手勁松了許多,拇指還插在團子身體裡面,輕輕的抖動。「你再敢多嘴,我就拿裡去擦地板刷馬桶,我相信把你穿根線掛廁所裡,媽媽很樂意多件順手的工具。」

小團子裡面滑滑的嫩嫩的,充滿褶皺突觸,淫靡的手感讓曉艾心裡癢癢的。

「誒,真的可以嗎,好想舔尿尿的地方啊,黃黃的尿垢,蘊含少女的芬芳,少婦的醇香,處男的禁忌,大叔的……不行這個太噁心了。」

「你要敢碰馬桶一下,我保證開動沖水,拼了不要你這個夯活,也要讓三百六十度湯瑪斯全旋高速水流送你去化糞池。」米曉艾把團子拿出來,握緊拳頭讓它插在自己大拇指上。

此刻草綠色的團子表面已經微微粉紅,兩隻寶石眼水汪汪的看著曉艾。

「不要裝可憐,這一套對我沒用,你知道我可不是那些小屁孩。」的確,曉艾從出生就知道,自己以前是個正正常常的男人,或者說是個30歲依舊單身的處男大叔。雖然大部分記憶模糊了,但是生活經驗在那裡,從小就有遠超同齡人的聰慧,廢話,哪怕是死宅,挊過的管也比小屁孩看過的片多吧。懷著這種莫名的自滿,她對大部分人都像看兒子一樣對待。

一人一團子親切友好的交流還沒結束就已經到家了,曉艾打開家門,換上拖鞋,啪嗒啪嗒的往自己臥室走去,順帶把團子拋了出去扔沙發上,三室一廳的房子,自己和弟弟各自擁有一件臥室。把挎包丟上粉色氣息的小床,在冰箱取了一瓶橙汁汽水,看了看上面貼著弟弟名字「米青」,抹掉名字打開瓶蓋就噸噸噸噸喝了起來。

一條半人高的金毛犬早就跑了出來蹭著米曉艾的黑色及膝襪,舌頭往女孩膝蓋上方舔舐,鼻子也一拱一拱的往裙子下的絕對領域撲。

「色狗滾開啦,去找你家團子玩。」一腳踢開大黃,讓它去沙發騷擾團子。

大黃這名是女孩爸爸取的,興許是父親對自己名字的幽怨,導致他取名的惡意。

賤名好生養,這只金毛剛回家的時候還在發犬瘟,這對剛滿月的小狗而言幾乎是致命的,不過還好挺了過來,這也使得米爸爸對自己取名藝術深信不疑。

「啊,好爽,六月份了,這天氣一冷一熱穿得多直冒汗。團子,」看了看躺沙發裝死,實際是被插爽得要死的青團。「你究竟有什麼用啊,說好的變身魔法少女呢,30歲處男會變妹子這個梗我知道,但是還能進階魔法少女這我可就第一次聽說了。」



團子打了個滾,躲開舔舔怪獸大黃的噁心攻擊。

「雖然簽訂了契約,但是要想獲得魔力,還是要按照魔女、魔女的基本法、按照魔力溝通的法則——去產生……」

有氣無力的聲音在沙發縫隙響起來。剛才突然被拋到沙發,曉艾的手指瞬間離開團子的身體,這讓它登上了頂點。顯然它還沒有從拇指的抽插中恢復過來。

米曉艾坐上沙發,打開電視,從沙發縫隙掏出團子,「3年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哦,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啊?」女孩眼色不善,一言不合就要把它丟出去,而大黃早就蹲坐好搖著尾巴,等著拋球遊戲。

回想初次見面的場景,女孩捏著嗓子:「少女喲,我是貝吉塔行星毀滅之前逃出來的最後一任超級魔法少女契約獸,這個星球存在毀滅的危機,和我簽訂契約你才能有拯救世界守護家人的力量,不要猶豫了,和我簽訂契約成為魔法燒酒吧。」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毫不猶豫的就簽了約,這不是理所當然嗎!重生唉,金手指唉,我等了13年就差摸電門跳懸崖生吃五十斤地瓜了。結果呢,你居然說簽約是簽了,魔法少女的力量我用不了?!要不是看在你能說話當樹洞的份上,我還真想試試你這種稀有物種『能好怎』。」


「我有什麼辦法,我也很絕望啊,誰知道你原來是男人的靈魂,咱們簽的可是魔法少女的約,就像你Lga1155的CPU,插在Lga1150的主板上,靈魂不匹配肯定是用不了的。」團子扭了扭身子,這個死丫頭手勁真大。

「你懂得還挺多,別想岔開話題,你就說說貝吉塔行星和危機是怎麼回事,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賽亞人很強,超級賽亞魔法少女那頭髮得多長多帥啊,我特麼差點當了真!」

「賽亞人你都不知道?沒看過七龍珠嗎,不應該啊?」

「噢,原地起飛!」綠色的團子被少女打著旋的丟進了臥室,大黃更是歡快的奔跑過去,不一會就銜著青團子回到沙發邊,坐姿端正,將滿是口水的團子放地上,等候下一輪投擲。

曉艾用她裹著黑色絲襪的精緻腳掌細細碾壓、輕輕蹭刮著團子,感受到襪子被口水沾濕,心底一陣被玷汙的背德感。腳心隔了絲襪被團子身上的毛輕撫,癢癢的,直像撓在心尖兒。

「區區淫獸也看動畫呀,你可真了不起,這麼說你當初的話全是忽悠我?」

曉艾右腳加重了力度,團子已經被踩躪變形。

「啊,好舒胡,蔔要停,左舷彈幕太薄,加……啊、對、對,就是這樣!」

女孩聽見這夯貨的呻吟,恨不得用腳趾塞住它的嘴。旁邊的大黃,看見主人專注這個小毛球,不和自己玩了,就走到曉艾身邊趴地上,細細的舔主人另一隻腳。

「蛤、蛤,好癢,大黃弄濕我的襪子了。」說著,女孩不退反進,把左腳伸到大黃嘴邊,用腳趾逗弄大狗的舌頭。看見主人如此配合自己玩耍,大黃舔得更開心了。

呼呼的氣息噴在少女已經濡濕的黑絲上面,光亮潤滑,狗狗的舌頭時不時撩過腳心,讓曉艾身體顫抖,自己的身體還是挺怕癢的嘛。

少女脫下自己的裙子,露出裡面粉色小點的棉質內褲,恥丘上已經有了點點霧氣。她輕揉揉,感覺不過癮,又用食指在內褲濕潤的地方上下摩擦,隔著單薄的小褲感受細嫩肉花和布料之間的純情互動。

少女心跳加快,雖然重生之前是個身經百戰(當然只有飛機杯)的大叔,這一世卻很少自慰,畢竟女孩的身體並不像男生那樣渴求青春期的性欲。

而發育前雙腿之間的兩塊白嫩小饅頭夾得緊緊的,性器官並不外顯,強行自慰更是痛楚大過快感。她試過一兩次之後就淡了爽一爽的想法。

如果不是大黃和團子對自己敏感腳心的的雙重刺激,少女對自己身體的開發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了。

「就是這個味!對啦!」還躺在米曉艾腳下的團子突然驚叫一聲,瞬間打斷了少女的施法動作。

驚出一身冷汗的曉艾一腳就把團子踢到牆上。

要問男人學生時代最怕什麼,不是抄作業被發現了,不是掀女孩裙子挨打,也不是放了樓下王大爺的氣門芯,更不是砸了誰家玻璃堵了哪戶的鎖。你們說這些熊孩子怎麼就這麼缺德。

男孩子最怕的就是,自己在專心致志靠著電腦裡面的擼菜施法的時候,門開了,老爸跑進來拍拍肩,孩子這片是封殺,真不值得下,來我給你推薦一部精彩的BOKD-014,然後關門離去深藏功與名。

再起不能有沒有!回馬毒有沒有!

做父親的在這裡請注意,一定不要在你兒子悄悄鍛煉手臂和小弟的時候擅自與他交流性趣愛好,否則幾年之後你也許會多個女婿也說不準。

米曉艾丟開腦內奔騰的草泥馬,做賊心虛的看看房門,防盜門關著的,隔音很好,窗戶也關著的,太陽快落山了,光線偏暗,外面的人也沒那麼容易透窗看見屋裡的人。再一瞧掛鐘,5點26分,自己剛回家10分鐘,小弟米青最少6點半才到家,而父母則要等到7點過後才會陸續回來。

「你想怎麼個死法!」曉艾咬牙切齒的對著牆角瑟瑟發抖的團子陰聲說到。

「我今天不把你屎打出來,算你灌腸走的通透!」不過曉艾知道,這團子沒有屎,不然也不會把手指深入它的體內蹂躪。

「我知道怎麼讓你擁有魔力成為真正的魔法少女了!」迫於生命威脅,團子迅速的尋找生路。

「30秒。」米曉艾看著掛鐘的秒針哢哢走動。

「太短了吧,褲子都來不及脫呢!」

「20秒,」

少女伸手摸摸自己腳下的大黃,長長的狗毛柔順似鍛。「今晚你加餐,看見沒,牆角這只今天準你吃了。」

「汪!」

「我說!我說!就在剛才,我感受到你體內的魔力流動了!」 「知道意味著什麼嗎,這說明你也擁有變身魔法少女的潛質,只是被靈魂上的差異阻隔了!」團子興奮的說。

「剛才?你是說我在被舔腳的時候能產生魔力?」這也太奇怪了,舔手行不行,至少變身魔法少女的時候,伸手舔個遍最多被別人當成萌貓。要是少女一邊脫下鞋子吮吸自己腳指頭,一邊大吼「莉莉卡魯麻姬卡魯——魔法變態變身。」

想想都全身惡寒。

這是哪裡來的變態大叔!

「NO,NO,NO,雖然對你來說,舔腳也有機會能收穫魔力,但是不對哦。」

「知道你為什麼不能變身嗎!我說過,是因為你靈魂不匹配。那也意味著若你靈魂能匹配契約的時候,你就能獲得魔法少女的力量!是呢,前世30歲的處男大叔,連女人的肉穴都沒嘗過,自己孤獨在家挊,怎麼可能體會女性的感受。」

少女似乎也有所領悟,眉頭跳了跳,「信不信我現在就打屎你。」

「暴力!世界如此美麗,誒,疼疼疼,我錯了!」米曉艾把毛球放在通電的滅蚊拍上,電擊聲啪啪直響,毛球屁股上焦黑一片。

米曉艾拎起團子頭上的一挫毛,省視的目光刷刷掃描著這個小東西。「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要變為魔法少女,就需要通過自慰來獲取魔力?」這種裡番一樣的設定讓少女不太心安。雖然這三年來幾乎已經確定這個世界並沒有什麼危險的存在。

「嗯,說對了一半!你通過自慰是可以獲得魔力的,但是要成為真正的魔法少女,還需要——」

團子買了個關子,掙脫出魔掌,迅速的跳到洗手間門前,大聲說到。「如果你想真正變成魔法少女,還必須變成女人!不錯,就是被大肉棒插到翻白眼,被濃濃的精子侵犯子宮,成為真正的女人!」

說完這傢夥就跳進滾筒洗衣機,躲進最裡面,它知道在狹小的環境下,依靠自己的靈巧身段,絕對有機會躲開魔女的追殺。

米曉艾聽到一半,已經有吃屎的打算了,但還是沒想到,這傢夥不僅喂屎,還特麼在屎裡下毒!她有幾十年男身的經歷,雖然這一世不排斥女裝、女體,也不太反感周遭男性的目光。

但是這傢夥這麼赤裸的說出肉棒、侵犯子宮這種事情,還是讓她心裡噁心極了。

「躲裡面幹什麼,出來嘛。我們不是說好做彼此的天使嗎?」女孩踱步到洗浴間外,站在洗衣機前面。一邊說話,一邊脫下絲襪,將絲襪和已經濕透的內褲裝洗衣袋裡,一併丟進洗衣機。

「既然你不出來,那就別出來了,享受下洗烘一體的完美體驗吧,反正你的髒毛也該透透水了。」 「誒?不——要——啊,咕嚕,咕嚕……」

「礙事的傢夥已經封印了,嗯,5點40分,保守估計還有40分鐘。」看了下圍著自己轉的金毛大狗狗,曉艾略一思考,走到廚房,拿出一碗狗餅乾。

「大黃,咱們玩個遊戲,喏,」少女把餅乾放在客廳門口,「忍耐大挑戰!你在這裡盯著這碗餅乾,等到有人回家了才準你吃,要是偷吃,沒你的晚飯!」

「懂了嗎?懂了吱一聲。」

「汪……吱。」

「真懂事。」摸了摸狗頭。

一切盡在掌控之中,少女覺得自己太機智了。迅速的走到寫有「米青」字牌的房間裡,打開了電腦,然後躺在床上打了個滾。

「好舒服的味道,果然不是自己的床都有一種新鮮感,滾亂它、滾亂它,接受姐姐青春少女的氣息吧。」

弟弟的房間門沒有關,這是個小技巧,關死了房間門就不容易聽見外門的聲音了,雖然有大黃做保險。同樣,半戴耳機也是悄悄看片的經驗心得。

「我愚蠢的弟弟噢,先找找大文件,D盤、學習資料、兩學一做,呸,還真與時俱進,不知道在哪聽的。對了就是這裡了!」米曉艾自己也有電腦,不過可沒下這些亂七八糟的,因為媽媽蕭香經常也用她的電腦錄個檔什麼的,清純健康美少女滿電腦黃片,她還不想作這個死,以前也沒心思看這些成人教育課程。

今天實在是心癢癢,用弟弟的收藏解解饞。

「嘿,這奶子可真大,」曉艾摸了摸自己快C杯的姣乳,「這麼大太礙事了吧,乳頭好黑,嘖蠢弟弟真重口。」陸陸續續翻了幾部片子,都不怎麼樣,全是步兵提槍就幹,人也不漂亮,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曉艾把自己的梳妝小鏡拿了過來,坐在靠椅上,雙腳張開放電腦桌上面,左手扶著鏡子,右手輕輕撥弄自己粉嫩的小穴。

「這才漂亮嘛,那些個醜女怎麼比得上自己。」她把視頻開到黑叔叔白叔叔與中年大嬸夾心餅乾的激戰場景。

「啊好大的雞巴,快來進入我的小穴吧。」剛喊完曉艾心裡一縮,心虛的往後看了看,「好不要臉,不過好爽的樣子。」最後一絲矜持也被少女拋開了,沒多少時間,需要速戰速決。

曉艾用食指輕輕的撥弄粉嫩的肉瓣,絲絲粘液混雜在手指上,不多,但是足夠裹滿手指。

「好淫蕩的身體,這應該算發情了吧,鮮嫩的花瓣也微微充血變紅。嗯這兩片是小陰唇吧,小小的好漂亮。」少女把手指往小陰唇中間的細縫輕輕摩挲,接著用食指無名指掰開兩片肉花,中指輕輕的往裡探索。突然下身一顫,中指好像碰到了什麼。

「這是處女膜!」看到這一片半透明的不規則孔洞,中指輕輕在上面按觸,突然感覺自己人生變得崇高了,這可是寶貴的處女啊,輕輕一捅就能奪走純潔!

「上面的小肉孔是尿道吧,小小的像花蕊,嘿嘿,看來自己性知識挺豐富,以後可以做個黃博士。」電腦裡戰鬥變得激烈了,耳機裡面嗯嗯啊啊的戰鬥bgm和嘩嘩的水聲讓少女把頭抬了起來,看見黑色小臂粗壯的肉棒抽插女優的肉穴,帶出一片白沫,少女也開始用三根手指整個按在自己花瓣上面似急似緩的揉搓。

伴隨自己嘴裡輕輕的嗯啊哼唱,米曉艾把鏡子放在了桌子上,左手順著衣領伸入了自己的襯衣裡,撇開胸衣在乳首上撚捏揉搓。

眼睛盯著視頻,動作也越來越大,下身的水也嘖嘖作響,還有不少流在了真皮坐墊上,屁股也濕黏黏的。乳頭也開始發硬,沒有被照顧到的左乳頭跟布料摩擦也激起一絲絲興奮。但是總感覺離頂端差了一點什麼。

「難道真要拿個南傍国進行輔助施工?自己的第一次唉,弄破太可惜了。」看了看書桌上的筆,少女咽下口水,忽然想到了什麼,把滿是淫水的右手抬起來,輕輕嗅嗅。

「沒什麼味道,怪怪的。」然後再把手指全部伸入嘴裡,一邊用舌頭舔弄吮吸,一邊用手撫摸舌頭擴張口腔。

「吸溜……嘖,滋吧,唔,好舒服,快來侵犯我的嘴巴,侵犯我的小穴,處女小穴等待弟弟你來開墾啊,處女自強開荒團,來根弟弟的大肉棒就開團啦!」

「大黃你蹲這裡幹嘛,為什麼不吃餅乾?」弟弟的聲音!出現在客廳門口!

米曉艾已經半瘋,這小子怎麼開門沒聲,自己太投入了嗎?大黃撐住啊,開了盾牆給我吸住!

少女開始鍵+U、U連點,快速關機,剛好視頻裡的大黑棒已經噴出了子子孫孫,呸,量真多,以後再也不喝營養快線了。收拾了下自己衣領和胸衣就想出去,姐姐進你房間怎麼了,那是看得起你,怎麼還敢反抗不成?絲毫不用顧及弟弟的感受。

曉艾想是這麼想的,但是聽見逐漸靠近的腳步聲,她當時就鑽了床底。

是的,當姐姐的可以不顧弟弟的感受隨意進出他的房間,也可以隨意喝掉弟弟的飲料,這就是那10分鐘差異帶來的無上權利!但是!

「但是他媽的我裙子在客廳,內褲在洗衣機裡,我難道光著屁股對弟弟說,喲,少年,歡迎回來,呀啦那一卡……(用東北話來說就是,少年操逼嗎。)」

第一章

弟弟,來操逼嗎

今天是週三,下午4點就早早的放了學,米曉艾瞅瞅還坐在課桌前抄書本的親弟弟,無奈的搖了搖頭。小自己10分鐘出生的弟弟眉頭緊蹙,奮力劃寫著中性筆,用力的在作業本上刻出一行行課文,仿佛跟本子有仇。

畢竟是上高中了,哪怕是高一,老師的要求也異常嚴苛,沒做作業理所當然會受到制裁。看著這個和自己九分相似的弟弟,米曉艾食指圈了圈自己及肩的秀發,裝了幾本書提上挎包就走出了教室。

「唉,我愚蠢的弟弟,不成器啊,作業本沒帶什麼的理由,怎麼可能會取得老師的諒解。」曉艾一個人走在回家路上,好像自言自語。她們家離學校很近,最多十幾分鐘的路,平時都靠十一路公車上下學。

想想這種緣由都假,高中老師帶過一屆屆的小屁孩,早就熬成精,早點承認補一份都比死扛著受罰要強。

知道弟弟那柔柔弱弱又倔強的性格,曉艾當然知道他說的是謊話,因為是她昨晚趁弟弟睡熟了把他的作業卷子偷了過來。還好自己的狗爬字和弟弟很相似,不然怎麼能有這種福利。

「遇到你這個雙胞胎姐姐,這孩子算是廢了。」一坨芒果大小,毛茸茸綠呼呼的團子悄悄的從米曉艾的挎包裡鑽了出來,兩顆紅寶石樣的眼珠子一眨眨的偷瞄著四周,像做賊一樣。

「明明是從小一起的雙胞胎,兩個人卻很少同路回家,米青小弟弟每天放學不是做掃除就是抄作業,你自己做的份全丟給弟弟。最慘的是連打掃女廁所的安排,你都讓他去!」青團子看見四周少行人,膽子也大了起來,就掛在挎包邊上裝吊飾。

女孩伸手抓住團子,用大拇指頂住這傢夥,把它攥進包裡使勁揉搓,「打抱不平,嗯哼?見義勇為,嗯哼?」拇指深陷入團子身體裡,用力的攪動摳挖著,「沒能耐別想當Jackchan啊,你個破東西成天吃我的用我的,屁用沒有還敢教我做事。」

「停,停……啊呵,太……太刺激了,不能再往裡頂了!」草團子的叫聲略略發尖細,綠油油的毛髮也在末端變得粉紅。

曉艾也怕被人聽見,四顧了下,沒人注意到這邊,手勁松了許多,拇指還插在團子身體裡面,輕輕的抖動。「你再敢多嘴,我就拿裡去擦地板刷馬桶,我相信把你穿根線掛廁所裡,媽媽很樂意多件順手的工具。」

小團子裡面滑滑的嫩嫩的,充滿褶皺突觸,淫靡的手感讓曉艾心裡癢癢的。

「誒,真的可以嗎,好想舔尿尿的地方啊,黃黃的尿垢,蘊含少女的芬芳,少婦的醇香,處男的禁忌,大叔的……不行這個太噁心了。」

「你要敢碰馬桶一下,我保證開動沖水,拼了不要你這個夯活,也要讓三百六十度湯瑪斯全旋高速水流送你去化糞池。」米曉艾把團子拿出來,握緊拳頭讓它插在自己大拇指上。

此刻草綠色的團子表面已經微微粉紅,兩隻寶石眼水汪汪的看著曉艾。

「不要裝可憐,這一套對我沒用,你知道我可不是那些小屁孩。」的確,曉艾從出生就知道,自己以前是個正正常常的男人,或者說是個30歲依舊單身的處男大叔。雖然大部分記憶模糊了,但是生活經驗在那裡,從小就有遠超同齡人的聰慧,廢話,哪怕是死宅,挊過的管也比小屁孩看過的片多吧。懷著這種莫名的自滿,她對大部分人都像看兒子一樣對待。

一人一團子親切友好的交流還沒結束就已經到家了,曉艾打開家門,換上拖鞋,啪嗒啪嗒的往自己臥室走去,順帶把團子拋了出去扔沙發上,三室一廳的房子,自己和弟弟各自擁有一件臥室。把挎包丟上粉色氣息的小床,在冰箱取了一瓶橙汁汽水,看了看上面貼著弟弟名字「米青」,抹掉名字打開瓶蓋就噸噸噸噸喝了起來。

一條半人高的金毛犬早就跑了出來蹭著米曉艾的黑色及膝襪,舌頭往女孩膝蓋上方舔舐,鼻子也一拱一拱的往裙子下的絕對領域撲。

「色狗滾開啦,去找你家團子玩。」一腳踢開大黃,讓它去沙發騷擾團子。

大黃這名是女孩爸爸取的,興許是父親對自己名字的幽怨,導致他取名的惡意。

賤名好生養,這只金毛剛回家的時候還在發犬瘟,這對剛滿月的小狗而言幾乎是致命的,不過還好挺了過來,這也使得米爸爸對自己取名藝術深信不疑。

「啊,好爽,六月份了,這天氣一冷一熱穿得多直冒汗。團子,」看了看躺沙發裝死,實際是被插爽得要死的青團。「你究竟有什麼用啊,說好的變身魔法少女呢,30歲處男會變妹子這個梗我知道,但是還能進階魔法少女這我可就第一次聽說了。」



團子打了個滾,躲開舔舔怪獸大黃的噁心攻擊。

「雖然簽訂了契約,但是要想獲得魔力,還是要按照魔女、魔女的基本法、按照魔力溝通的法則——去產生……」

有氣無力的聲音在沙發縫隙響起來。剛才突然被拋到沙發,曉艾的手指瞬間離開團子的身體,這讓它登上了頂點。顯然它還沒有從拇指的抽插中恢復過來。

米曉艾坐上沙發,打開電視,從沙發縫隙掏出團子,「3年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哦,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啊?」女孩眼色不善,一言不合就要把它丟出去,而大黃早就蹲坐好搖著尾巴,等著拋球遊戲。

回想初次見面的場景,女孩捏著嗓子:「少女喲,我是貝吉塔行星毀滅之前逃出來的最後一任超級魔法少女契約獸,這個星球存在毀滅的危機,和我簽訂契約你才能有拯救世界守護家人的力量,不要猶豫了,和我簽訂契約成為魔法燒酒吧。」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毫不猶豫的就簽了約,這不是理所當然嗎!重生唉,金手指唉,我等了13年就差摸電門跳懸崖生吃五十斤地瓜了。結果呢,你居然說簽約是簽了,魔法少女的力量我用不了?!要不是看在你能說話當樹洞的份上,我還真想試試你這種稀有物種『能好怎』。」

「我有什麼辦法,我也很絕望啊,誰知道你原來是男人的靈魂,咱們簽的可是魔法少女的約,就像你Lga1155的CPU,插在Lga1150的主板上,靈魂不匹配肯定是用不了的。」團子扭了扭身子,這個死丫頭手勁真大。

「你懂得還挺多,別想岔開話題,你就說說貝吉塔行星和危機是怎麼回事,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賽亞人很強,超級賽亞魔法少女那頭髮得多長多帥啊,我特麼差點當了真!」

「賽亞人你都不知道?沒看過七龍珠嗎,不應該啊?」

「噢,原地起飛!」綠色的團子被少女打著旋的丟進了臥室,大黃更是歡快的奔跑過去,不一會就銜著青團子回到沙發邊,坐姿端正,將滿是口水的團子放地上,等候下一輪投擲。

曉艾用她裹著黑色絲襪的精緻腳掌細細碾壓、輕輕蹭刮著團子,感受到襪子被口水沾濕,心底一陣被玷汙的背德感。腳心隔了絲襪被團子身上的毛輕撫,癢癢的,直像撓在心尖兒。

「區區淫獸也看動畫呀,你可真了不起,這麼說你當初的話全是忽悠我?」

曉艾右腳加重了力度,團子已經被踩躪變形。

「啊,好舒胡,蔔要停,左舷彈幕太薄,加……啊、對、對,就是這樣!」

女孩聽見這夯貨的呻吟,恨不得用腳趾塞住它的嘴。旁邊的大黃,看見主人專注這個小毛球,不和自己玩了,就走到曉艾身邊趴地上,細細的舔主人另一隻腳。

「蛤、蛤,好癢,大黃弄濕我的襪子了。」說著,女孩不退反進,把左腳伸到大黃嘴邊,用腳趾逗弄大狗的舌頭。看見主人如此配合自己玩耍,大黃舔得更開心了。

呼呼的氣息噴在少女已經濡濕的黑絲上面,光亮潤滑,狗狗的舌頭時不時撩過腳心,讓曉艾身體顫抖,自己的身體還是挺怕癢的嘛。

少女脫下自己的裙子,露出裡面粉色小點的棉質內褲,恥丘上已經有了點點霧氣。她輕揉揉,感覺不過癮,又用食指在內褲濕潤的地方上下摩擦,隔著單薄的小褲感受細嫩肉花和布料之間的純情互動。

少女心跳加快,雖然重生之前是個身經百戰(當然只有飛機杯)的大叔,這一世卻很少自慰,畢竟女孩的身體並不像男生那樣渴求青春期的性欲。

而發育前雙腿之間的兩塊白嫩小饅頭夾得緊緊的,性器官並不外顯,強行自慰更是痛楚大過快感。她試過一兩次之後就淡了爽一爽的想法。

如果不是大黃和團子對自己敏感腳心的的雙重刺激,少女對自己身體的開發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去了。

「就是這個味!對啦!」還躺在米曉艾腳下的團子突然驚叫一聲,瞬間打斷了少女的施法動作。

驚出一身冷汗的曉艾一腳就把團子踢到牆上。

要問男人學生時代最怕什麼,不是抄作業被發現了,不是掀女孩裙子挨打,也不是放了樓下王大爺的氣門芯,更不是砸了誰家玻璃堵了哪戶的鎖。你們說這些熊孩子怎麼就這麼缺德。

男孩子最怕的就是,自己在專心致志靠著電腦裡面的擼菜施法的時候,門開了,老爸跑進來拍拍肩,孩子這片是封殺,真不值得下,來我給你推薦一部精彩的BOKD-014,然後關門離去深藏功與名。

再起不能有沒有!回馬毒有沒有!

做父親的在這裡請注意,一定不要在你兒子悄悄鍛煉手臂和小弟的時候擅自與他交流性趣愛好,否則幾年之後你也許會多個女婿也說不準。

米曉艾丟開腦內奔騰的草泥馬,做賊心虛的看看房門,防盜門關著的,隔音很好,窗戶也關著的,太陽快落山了,光線偏暗,外面的人也沒那麼容易透窗看見屋裡的人。再一瞧掛鐘,5點26分,自己剛回家10分鐘,小弟米青最少6點半才到家,而父母則要等到7點過後才會陸續回來。

「你想怎麼個死法!」曉艾咬牙切齒的對著牆角瑟瑟發抖的團子陰聲說到。

「我今天不把你屎打出來,算你灌腸走的通透!」不過曉艾知道,這團子沒有屎,不然也不會把手指深入它的體內蹂躪。

「我知道怎麼讓你擁有魔力成為真正的魔法少女了!」迫於生命威脅,團子迅速的尋找生路。

「30秒。」米曉艾看著掛鐘的秒針哢哢走動。

「太短了吧,褲子都來不及脫呢!」

「20秒,」

少女伸手摸摸自己腳下的大黃,長長的狗毛柔順似鍛。「今晚你加餐,看見沒,牆角這只今天準你吃了。」

「汪!」

「我說!我說!就在剛才,我感受到你體內的魔力流動了!」 「知道意味著什麼嗎,這說明你也擁有變身魔法少女的潛質,只是被靈魂上的差異阻隔了!」團子興奮的說。

「剛才?你是說我在被舔腳的時候能產生魔力?」這也太奇怪了,舔手行不行,至少變身魔法少女的時候,伸手舔個遍最多被別人當成萌貓。要是少女一邊脫下鞋子吮吸自己腳指頭,一邊大吼「莉莉卡魯麻姬卡魯——魔法變態變身。」

想想都全身惡寒。

這是哪裡來的變態大叔!

「NO,NO,NO,雖然對你來說,舔腳也有機會能收穫魔力,但是不對哦。」

「知道你為什麼不能變身嗎!我說過,是因為你靈魂不匹配。那也意味著若你靈魂能匹配契約的時候,你就能獲得魔法少女的力量!是呢,前世30歲的處男大叔,連女人的肉穴都沒嘗過,自己孤獨在家挊,怎麼可能體會女性的感受。」

少女似乎也有所領悟,眉頭跳了跳,「信不信我現在就打屎你。」

「暴力!世界如此美麗,誒,疼疼疼,我錯了!」米曉艾把毛球放在通電的滅蚊拍上,電擊聲啪啪直響,毛球屁股上焦黑一片。

米曉艾拎起團子頭上的一挫毛,省視的目光刷刷掃描著這個小東西。「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要變為魔法少女,就需要通過自慰來獲取魔力?」這種裡番一樣的設定讓少女不太心安。雖然這三年來幾乎已經確定這個世界並沒有什麼危險的存在。

「嗯,說對了一半!你通過自慰是可以獲得魔力的,但是要成為真正的魔法少女,還需要——」

團子買了個關子,掙脫出魔掌,迅速的跳到洗手間門前,大聲說到。「如果你想真正變成魔法少女,還必須變成女人!不錯,就是被大肉棒插到翻白眼,被濃濃的精子侵犯子宮,成為真正的女人!」

說完這傢夥就跳進滾筒洗衣機,躲進最裡面,它知道在狹小的環境下,依靠自己的靈巧身段,絕對有機會躲開魔女的追殺。

米曉艾聽到一半,已經有吃屎的打算了,但還是沒想到,這傢夥不僅喂屎,還特麼在屎裡下毒!她有幾十年男身的經歷,雖然這一世不排斥女裝、女體,也不太反感周遭男性的目光。

但是這傢夥這麼赤裸的說出肉棒、侵犯子宮這種事情,還是讓她心裡噁心極了。

「躲裡面幹什麼,出來嘛。我們不是說好做彼此的天使嗎?」女孩踱步到洗浴間外,站在洗衣機前面。一邊說話,一邊脫下絲襪,將絲襪和已經濕透的內褲裝洗衣袋裡,一併丟進洗衣機。

「既然你不出來,那就別出來了,享受下洗烘一體的完美體驗吧,反正你的髒毛也該透透水了。」 「誒?不——要——啊,咕嚕,咕嚕……」

「礙事的傢夥已經封印了,嗯,5點40分,保守估計還有40分鐘。」看了下圍著自己轉的金毛大狗狗,曉艾略一思考,走到廚房,拿出一碗狗餅乾。

「大黃,咱們玩個遊戲,喏,」少女把餅乾放在客廳門口,「忍耐大挑戰!你在這裡盯著這碗餅乾,等到有人回家了才準你吃,要是偷吃,沒你的晚飯!」

「懂了嗎?懂了吱一聲。」

「汪……吱。」

「真懂事。」摸了摸狗頭。

一切盡在掌控之中,少女覺得自己太機智了。迅速的走到寫有「米青」字牌的房間裡,打開了電腦,然後躺在床上打了個滾。

「好舒服的味道,果然不是自己的床都有一種新鮮感,滾亂它、滾亂它,接受姐姐青春少女的氣息吧。」

弟弟的房間門沒有關,這是個小技巧,關死了房間門就不容易聽見外門的聲音了,雖然有大黃做保險。同樣,半戴耳機也是悄悄看片的經驗心得。

「我愚蠢的弟弟噢,先找找大文件,D盤、學習資料、兩學一做,呸,還真與時俱進,不知道在哪聽的。對了就是這裡了!」米曉艾自己也有電腦,不過可沒下這些亂七八糟的,因為媽媽蕭香經常也用她的電腦錄個檔什麼的,清純健康美少女滿電腦黃片,她還不想作這個死,以前也沒心思看這些成人教育課程。

今天實在是心癢癢,用弟弟的收藏解解饞。

「嘿,這奶子可真大,」曉艾摸了摸自己快C杯的姣乳,「這麼大太礙事了吧,乳頭好黑,嘖蠢弟弟真重口。」陸陸續續翻了幾部片子,都不怎麼樣,全是步兵提槍就幹,人也不漂亮,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曉艾把自己的梳妝小鏡拿了過來,坐在靠椅上,雙腳張開放電腦桌上面,左手扶著鏡子,右手輕輕撥弄自己粉嫩的小穴。

「這才漂亮嘛,那些個醜女怎麼比得上自己。」她把視頻開到黑叔叔白叔叔與中年大嬸夾心餅乾的激戰場景。

「啊好大的雞巴,快來進入我的小穴吧。」剛喊完曉艾心裡一縮,心虛的往後看了看,「好不要臉,不過好爽的樣子。」最後一絲矜持也被少女拋開了,沒多少時間,需要速戰速決。

曉艾用食指輕輕的撥弄粉嫩的肉瓣,絲絲粘液混雜在手指上,不多,但是足夠裹滿手指。

「好淫蕩的身體,這應該算發情了吧,鮮嫩的花瓣也微微充血變紅。嗯這兩片是小陰唇吧,小小的好漂亮。」少女把手指往小陰唇中間的細縫輕輕摩挲,接著用食指無名指掰開兩片肉花,中指輕輕的往裡探索。突然下身一顫,中指好像碰到了什麼。

「這是處女膜!」看到這一片半透明的不規則孔洞,中指輕輕在上面按觸,突然感覺自己人生變得崇高了,這可是寶貴的處女啊,輕輕一捅就能奪走純潔!

「上面的小肉孔是尿道吧,小小的像花蕊,嘿嘿,看來自己性知識挺豐富,以後可以做個黃博士。」電腦裡戰鬥變得激烈了,耳機裡面嗯嗯啊啊的戰鬥bgm和嘩嘩的水聲讓少女把頭抬了起來,看見黑色小臂粗壯的肉棒抽插女優的肉穴,帶出一片白沫,少女也開始用三根手指整個按在自己花瓣上面似急似緩的揉搓。

伴隨自己嘴裡輕輕的嗯啊哼唱,米曉艾把鏡子放在了桌子上,左手順著衣領伸入了自己的襯衣裡,撇開胸衣在乳首上撚捏揉搓。

眼睛盯著視頻,動作也越來越大,下身的水也嘖嘖作響,還有不少流在了真皮坐墊上,屁股也濕黏黏的。乳頭也開始發硬,沒有被照顧到的左乳頭跟布料摩擦也激起一絲絲興奮。但是總感覺離頂端差了一點什麼。

「難道真要拿個南傍国進行輔助施工?自己的第一次唉,弄破太可惜了。」看了看書桌上的筆,少女咽下口水,忽然想到了什麼,把滿是淫水的右手抬起來,輕輕嗅嗅。

「沒什麼味道,怪怪的。」然後再把手指全部伸入嘴裡,一邊用舌頭舔弄吮吸,一邊用手撫摸舌頭擴張口腔。

「吸溜……嘖,滋吧,唔,好舒服,快來侵犯我的嘴巴,侵犯我的小穴,處女小穴等待弟弟你來開墾啊,處女自強開荒團,來根弟弟的大肉棒就開團啦!」

「大黃你蹲這裡幹嘛,為什麼不吃餅乾?」弟弟的聲音!出現在客廳門口!

米曉艾已經半瘋,這小子怎麼開門沒聲,自己太投入了嗎?大黃撐住啊,開了盾牆給我吸住!

少女開始鍵+U、U連點,快速關機,剛好視頻裡的大黑棒已經噴出了子子孫孫,呸,量真多,以後再也不喝營養快線了。收拾了下自己衣領和胸衣就想出去,姐姐進你房間怎麼了,那是看得起你,怎麼還敢反抗不成?絲毫不用顧及弟弟的感受。

曉艾想是這麼想的,但是聽見逐漸靠近的腳步聲,她當時就鑽了床底。

是的,當姐姐的可以不顧弟弟的感受隨意進出他的房間,也可以隨意喝掉弟弟的飲料,這就是那10分鐘差異帶來的無上權利!但是!

「但是他媽的我裙子在客廳,內褲在洗衣機裡,我難道光著屁股對弟弟說,喲,少年,歡迎回來,呀啦那一卡……(用東北話來說就是,少年操逼嗎。)」